???? 

????“呀——”

????但让厉衡察觉到不对劲的是,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叫,并且那声音并不是虞清仪,听起来十分陌生。

????厉衡立刻推着轮椅前去推开门,竟见他的猎犬缠着一个约摸十五岁的小姑娘,这猎犬站起来比人还高,小姑娘哪里禁得住它这么扑?

????厉衡不知这是不是进山采摘的百姓,立刻命令猎犬返回院落。

????猎犬听到指令后,这才停止了围攻。

????小姑娘狼狈的坐在地上,抬头望着一脸警觉的厉衡,慌乱之中,尽管她很想掩饰,却还是被厉衡发现了站在她肩膀上的紫色蝴蝶。

????厉衡虽然功力尽失,但经验和判断还没丧失,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姑娘玩的不是普通的蝴蝶,是一只蛊虫!

????“你是何人?”

????在问出这话的时候,厉衡破天荒的没有杀意,他能感受到这个孩子对他并没有任何威胁。

????而那小姑娘不是别人,正是虞清仪的女儿虞忆欢。

????她都到了出嫁的年纪了,“福宝”这个乳名早就成了她的忌讳,她当即开口探问道:“你就是摄政王从海边捡回来的男人吗?”

????利刃见她如此不敬,当即警告道:“怎么说话呢!”

????厉衡却是摆了摆手,示意利刃不用为他出头,他话语平和的道: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????这小姑娘生得天生丽质,全然不像在山里干活的农户,显然是特意找过来的。

????虞忆欢直言不讳的道:“捡你回来的人是我娘,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?”

????厉衡怔住!

????她居然就是福宝?!

????厉衡原以为自己是没有时间观念的,虞清仪说这十五年过得漫长且煎熬,但他却没有任何知觉,好像睡了一觉就从封印里出来了一般。

????直到看到福宝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姑娘了,他才意识到自己睡了多久,让虞清仪一个人在大楚熬了多久。

????“福宝?”

????虞忆欢站起身来,撇了撇嘴道:“只有我爹娘可以这么叫我!旁人喊这个名字是要给我道歉的!”